掃碼關注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

【hk4px】湯敏:犯其至難圖其至遠
日期:2019-11-25 16:32:52 來源:南燕新聞社 點擊:
【hk4px】
  今年,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。70年,北京大學廣大師生始終與祖國和人民共命運、與時代和社會同前進,在各條戰線上為我國革命、建設、改革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  70年,每個北大人都有一段關於北大的記憶,都有自己的北大故事。北大新聞網特開設《70年·我的北大故事》專欄,通過報道70位普通北大人,分享他們印象深刻的、與北大有關的故事,從不同時期、不同側面、不同角度,記錄和反映北大的精神傳統、師長風采、校園文化、精神風貌,和讀者一起在塵封的記憶裏,感觸一個更具體更生動的北京大學,進而感受時代的變遷。
  深研院兩辦與校友會通過廣泛徵集,推薦了8名優秀南燕校友,通過材料整理、實地採訪,報道了他們鮮活生動的故事。他們是許許多多艱苦創業“南燕人”的縮影,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恢弘曆史進程中不懈奮鬥着的“北大人”,為北大深研院、為北京大學書寫了燦爛的篇章。
  
個人簡介:湯敏,四川達州人,2009屆北京大學人文地理碩士。全國最大的古村落志願者公益組織——“古村之友”的創始人和理事長,古村落志願組織領域乃至互聯網公益領域的先鋒帶頭人。“古村之友”及其團隊目前已榮獲第四屆中國慈展會項目大賽金獎、2014—2015綠色中國年度人物提名、中國文物基金會傳統村落守護者傑出團隊獎等多項榮譽。
湯敏
  “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,俠之小者,為友為鄰。成為一名俠客,要具備獨立的人格,要有勇氣和智慧,更要去不斷修行,這是需要用一輩子去踐行的。”一路一同走來的夥伴們,還有受過其幫助的人們,許多人都稱讚湯敏是一位“大俠”。從2014年11月創立“古村之友”,湯敏埋首公益事業至今已近5年,這條曾經孤獨的道路在他的腳下越發寬廣,也越發生機勃勃。
  “農村來的孩子,不能讀了書,可以養活自己了,就把廣大農村拋在身後。”出生於四川達州一個小山村的湯敏,曾到哈爾濱讀本科,再來到深研院讀碩士,畢業後走南闖北,卻始終懷着濃郁的鄉土情結。正是這種情結,促使他放棄穩定的公務員生活和高薪的設計師職業,轉行致力於保護古村落、推動鄉賢文化,成為一名公益人。如今,他發起創立的“古村之友”志願者網絡已經在全國近1000個市縣組織起數萬名志願者,先後為雲南劍川沙溪古鎮、浙江金華後溪村等近400個古村落的保護、活化提供了各種支持,成立的古村保護和活化公益基金會,孵化了數十個古村創客項目,屢屢獲獎。
  在保護古村落、推動鄉賢文化的實踐中,湯敏感受到,全國上下還是有一大批人關心着古村落。如果將這股力量匯聚起來呢?湯敏藉助網絡發起倡議,立即有一羣人跟帖,他一個一個加完微信好友後,給每個地區都建立了一個羣,河南的、廣東的、四川的、浙江的……這個網絡初步建成之後,他利用業餘時間去各地巡講,和各地的志願者聯繫。在湯敏的推動下,“古村之友”成立了(當時叫做“全國古村落志願者網絡”)。2014年,“全國古村落志願者網絡”申報並獲得了“深圳市創意設計七彩獎”的第一名。2015年6月,湯敏正式開啓了“公益家”之路。
 
  説起“古村之友”這個名字的來源,湯敏稱主要有兩個原因。第一個原因是來源於“自然之友”,“自然之友”是梁思成的兒子梁從誡創辦的公益組織,湯敏認同梁先生的公益觀念,即:比自己保護了多少環境更重要的是感染多少人來關愛自然。對湯敏來説,比他自己保護了多少古村更重要的是使多少人變成了古村之友。這也包含着湯敏對梁先生的敬重之情。
  第二個原因是當時有人跟湯敏差不多同時起步做類似的事情。但是別人的想法是一種專家參與治理型的,這個思維和公眾參與的方式有巨大差別。專家的思維是一定要幹到95分,而湯敏的邏輯是,可以捨棄親自幹到95分,但要推動1萬個從不及格變成及格。他想做的是一個低門檻高參與的行為,而不是一個高門檻低參與的行為。
  湯敏的思路很快得到認可。2015年9月,湯敏以絕對優勢獲得了中國慈展會項目大賽的第一名,“古村之友”也正式註冊成為民間非營利組織,100萬的大賽獎金也成為“古村之友”前期運營的基礎。2015年11月,第一屆“中國古村大會”召開,被認為是中國古村和鄉土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中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。到這個時候,“古村之友”的團隊已初步搭建起來,湯敏也被圈內人士親切地稱為“村長”。
第一屆“中國古村大會”
  談及自己所做的工作,湯敏提到最多的兩個詞就是“人文關懷”和“社會關懷”。“不管經濟如何繁榮,科技多麼發達,最終還是要回歸到對人文和社會的平衡上來。”
  湯敏最近着手推進的項目主要是“為文物撐傘”和“義莊”機制。“為文物撐傘”聚焦古村落中一批市縣級的低級別瀕危不可移動文物,對它們實施及時的搶救工作。我國這樣現存的古蹟大概有20萬處,有的還曾是元代、明代的書院或古廟,如今卻面臨屋頂坍塌、柱體損毀的困局,“古村之友”給這些瀕危文物撐起保護傘,同時也為地方文明的傳承貢獻力量,給國家所倡導的“文化自信”添磚加瓦。“古村之友”開展的另一個“義莊”機制則通過互聯網為古村落中需要幫助的居民建立互幫互助的資金、人力平台。“義莊”的概念來源於中國古代的社會風俗,它始於北宋,其宗旨是“救災周急、恤孤矜寡”,現在保留下來的傳統義莊已經為數不多。區別於以往的大户捐錢修橋修路的一次性捐助行為,“古村之友”所成立的“義莊”更着力於彙集普通人的力量,形成一種類似公益基金的機制,走出鄉村、如今生活在城市裏的人們,每個月在平台上自願地捐出50元、100元,或者購買村民生產的農產品。“古村之友”利用匯集來的這些資金去幫助弱勢羣體,開展環境保護,改善村民的生活和居住環境。“義莊”的機制不僅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農村的物質條件問題,更是將村子變成一個個“善村”,形成互相幫助的良好氛圍,意在呼喚社會人心、道德的迴歸。
  湯敏認為推動着自己走向公益道路的助力中離不開北大精神。“人文與社會關懷是北大的精神旗幟所在。在校幾年對我精神的給養使我終身受益,北大歷史上那些先行者們,像胡適、陳獨秀,他們給了北大學子們獨立思考的精神和一雙雙獨特而鋭利的眼睛。雖然北大沒有人人都像我這樣走上公益的道路,但我們流淌的血液是有這樣一種共性的——關注社會、關注現實。”在他看來,北大人讀的書再多,也不能忘記將目光投向社會底層,回饋社會。
  湯敏説自己願做一個“逆行者”,就像消防隊員,大家都逃離火場,他們卻奮不顧身地衝上前去。他不為逆行而逆行,他的逆行不僅提供精神價值,同時也解決了現實難題。所謂“犯其至難,圖其至遠”,他堅定不移地做着最難的事情,卻一步一步去到了更遙遠更遼闊的地方。(文/許文君)